凩景凩景景

是个鸽子,热爱发刀
并且在掉粉的边缘大鹏展翅.jpg

【后信】Present.

大概是个七夕赶文,结尾略潦草x
现pa
ooc有
私设有,私设后藤猎人信浓精灵
日常垃圾文笔
篇幅较长
开放式结局,自己脑补!
以上避雷轻喷
OK?那么请开始食用

后藤是猎人家的孩子,全族上上下下几百号人,世世代代以打猎为生。
这不,就轮到了家里最小的后藤,一期一振很是担心自己的弟弟,千叮咛万嘱咐地告诉他不要走的太深,后藤只是嘴上很敷衍地答应了,什么能阻止得了青春期的叛逆少年呢?“我知道了一期哥,我就在这附近打猎,不走太远,嗯嗯好我明白了。”
一期哥好啰嗦啊。
后藤只是这么一想,并没有说出口,他可不想吃一记哥哥的暴栗,于是拿着猎枪就赶快溜了。对于后藤来说,自己一个人出去打猎还是第一次,因为他自小就看着哥哥们打猎。外面的空气很新鲜,正巧大雨过后,空气中夹杂着泥土和草地的芬芳,沁人心脾。
“不错的天气,正好适合散步!”后藤今日心情好好,拿着猎枪在森林里大踏步地走着,时不时四处观望有没有适合的猎物。他拨开草丛正看见一只野兔,但野兔很机敏,听到半点声响就溜走了。
“诶小家伙别跑啊!”后藤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掏出猎枪半跪在地上,瞄准镜对准猎物瞄了又瞄,扣动扳机。“啪”的一声,在寂静的森林中枪声格外刺耳,惊起群鸟乱飞,子弹只擦过野兔的皮毛,更惊得野兔仓皇逃窜
“啧,就差一点啊”后藤站起来很是不满意地咂嘴,然后起身去追野兔。跑着跑着到了森林深处,很显然追赶猎物的乐趣让后藤忘记了一期一振的忠告,同时森林深处的神秘也吸引着他。后藤转身看了眼自己来的入口,然后毅然决然地走向了森林深处。再经历了半小时的追逐候,最后后藤美滋滋地提着兔子腿,才发现迷路了。后藤这才想起来一期哥的忠告:
不要去森林深处
要去森林深处
去森林深处
森林深处
林深处
深处

……
后藤微笑着冒着冷汗,其实内心慌得一批。他想过要走出森林,可谁知道这该死的鬼地方看起来走哪哪一样,森林里太阳落山快的惊人,不一会儿就已经看得见星星了。夜晚的森林不仅是气温低的可怕,更可怕的是不知名的危险

夜太美,尽管再危险。
“啊...阿嚏,得找点什么东西取暖才行”冻的后藤打了个喷嚏,他抱着双臂上下搓搓试图取暖,显然是作用不大。转眼一想自己好像慌慌张张地只拿了一把猎枪,平常哥哥嘱咐过让带的东西自己是一样都没拿,他现在才抱怨着自己为什么那么迷糊。后藤预感自己要凉,干脆躺在一块冰冷的大石头上,盯着星空开始思考自己短暂的猎人人生。
“你是谁,为什么要闯进我的森林?”森林里回荡着一个声音,就连周围的树叶都开始窸窸窣窣起来“什么,难道我已经到了天堂吗?”后藤开始自顾自的胡想起来,他看到一片叶子开始发光,那光变成一个光球,开始围着他飞行,光球散发出的光暖暖的,让后藤迷迷糊糊就睡着了。

早晨

“呜哇啊!!”后藤揉着惺忪的睡眼,迷迷糊糊看着自己旁边坐着一抹红色,再自自习看看,竟然是一个女孩子,老实说没什么比天降之物更刺激的了,如果有的话,那就两个。“女,女孩子?!”后藤不是很擅长应对这种情况,赶紧退了三退,对方似乎也听到了声响,转过头用自己红绿色的大眼睛盯着他。“我可是正宗的男孩子啊——!”对方缓缓开口,是一种绵绵的少年音,像是是昨晚森林里的那个声音。对方嘟着嘴,表情显得有些生气。
“抱歉啊抱歉,可能是因为你的头发太长了”不知怎的,后藤见到他总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。
“你叫什么名字”
“信浓藤四郎”
“后藤藤四郎”
相同的名字,不知是否巧合呢?
“说来你...不剪头发吗?”
“嘛...因为我一直是一个人生活的,也没人管我嘛”
“....真拿你没办法....有梳子剪刀之类的吗”后藤叹了口气,顿了顿才开口问道
“去我住的地方吗?那里有”信浓指了指森林,后藤伸着脖子望去,即使是白天,里面也是黑漆漆的一片,在信浓交代过跟着他就迷路后后藤才放心地跟着。说来森林深处跟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,里面显得更有生机,仿佛自己的身心都融进了大自然,走到前面是一个小吊桥。
“前面有点危险,拉好我”信浓毫不介意地拉起了后藤的手
“喂...等”后藤的脸蛋瞬间就变得红扑扑的,尽管知道对方是男孩子,但长长的红发总给后藤一种对方是女孩子的错觉。

稍微有点不妙啊后藤。
后藤内心里开始犯起嘀咕,脑海里不断浮现出信浓的样子,这难道就是一见钟情的感觉?!不不不,他摇摇头,赶紧打断了自己危险的想法。
过了吊桥,视野突然变得开阔了,周围鸟语花香,蝴蝶翩翩起舞,枝叶上还有晶莹的露水,周围飘散着野花的清香,向前几步便能看到一座巨大的建筑物,不知是否是时间太久,建筑物上已经长满了爬山虎,一切的一切仿佛像是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。
“哇!”后藤的嘴巴张成了“O”字型,没想到在森林里还有这么一块好去处,因为哥哥的限制,他可从来不知道。
“那里就是我家了”信浓指指前面的巨大建筑,推开门,天花板上吊着水晶灯,其他地方异常空旷,整个房间只摆了一张巨大的花床,和一面大的不得了的梳妆台,但是却非常精致,花床的大小可以睡得下两个人的样子。
后藤拿起梳子和剪刀开始不知所措,因为他一只手根本忙不过来
“需要帮忙吗?”信浓笑嘻嘻地看着镜子里后藤不知所措的表情,然后吹了声口哨,神奇的事情发生了,从外面飞进来几只小鸟,叼着信浓的头发将它提起来。

好厉害的技能啊,真方便。
后藤暗想道。不一会儿就剪成一头利落的短发,后藤这才发现,信浓的背后长着一对翅膀,透明的,像蜻蜓一样的翅膀,好像还散发着点点微光。信浓也注意到了后藤的视线。
“哎,被后藤发现了吗?本来以为你能早点发现,后藤有些迟钝呢”红发小家伙毫不在意地露出翅膀转了一圈
“我,我才不迟钝呢!”
后藤略微惊讶了一下,因为在他刚刚遇到信浓的时候,就觉得信浓身上的气息不一样了——猎人的直觉,再加上森林里怎么可能会突然出现一个男孩子。

果然跟传说中的一样好看啊。

后藤盯着信浓有些出了神。
“后藤在看什么呢”
“哎...呀,不不不不没什么”
.......
天色渐晚,在信浓的撒娇和各种死缠烂打下后藤决定留下来陪信浓一晚上
“只留一个晚上哦?”
后藤特意的跟信浓保持了距离。夜半十分,一声惊雷过后,外面突然开始下起了瓢泼大雨。
后藤迷迷糊糊感觉自己身旁有一个小家伙在发抖,他朝右移了移,将对方拥入怀中
“好了,别怕,有我在”
说来也奇怪,信浓突然安静了下来,后藤身上味道很好闻,只觉得一股安全感油然而生,他又往后藤的怀里缩了缩。就这样,两人以这种姿势保持了一晚上。
早晨,鸟鸣声叫醒了后藤,他睁开眼睛,只看见一个红发的小家伙正在自己怀里睡的香甜,他竟然滋生出了想多抱一会儿这样的想法

呃啊,后藤你到底在想什么啊!
他赶紧摇摇头

后藤悄咪咪地完成了从床上下来到收拾好东西的全过程,并且确保了信浓还没醒,他路过信浓床边然后想了想——在信浓头上留下了一个吻

“再见了小家伙”尽管有些不舍,后藤最终还是选择了转身走掉
信浓嘴角暗暗上扬,似乎酝酿好了什么,此时后藤突然感觉腰谁被环住了

“后藤,带我走嘛!”
“嗯嗯?当然不行,会被一期哥骂的啊啊啊,你放手!”
“不要!”
.........
他实在挡不住信浓的攻势,最终还是败下阵来,嘛,谁会不喜欢一个这么可爱还会撒娇的小家伙呢?

在路上

“呐我说信浓,既然知道我是猎人了,不怕我拿你去卖钱吗?”
“唔...?后藤要是想干的话早就干了,而且我相信你是好人”
红发男孩眨巴眨巴眼睛,说出了令后藤不可思议的话就了,虽然突然被发了好人卡后藤还有点不知所措。
原来对方一直信任着自己,那么就更不能让你受到伤害
后藤握紧拳头,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。
有了信浓的帮助行动变得更加方便了,不到一天的路程后藤就到家了,还不到家门口,后藤似乎看到了房门前黑压压站着一片,仔细点看原来是自己的兄弟们。
“一期哥看,是后藤!”他朝着前田手指的方向看去,见是后藤,脸上担心地神色缓和了些。后藤这才想起来,自己大概消失了快三天了,兄弟们不着急是不可能的,他拉着信浓三步并作两步走着跑向他们。一期一振看到后藤回来也没有斥责他,而他的目光一直落在信浓的身上。
在一群墨蓝色身影中,信浓显得格外引人注目,年龄小一点的秋田他们围着信浓看来看去,时不时问他问题
“哇,你是精灵吗”
“你在森林都吃什么啊”
后藤也没来得及想一期哥为什么没有斥责自己,向兄弟们解释了一番之后便带走了信浓

转眼间到了吃午饭的时间
“信浓,人类的食物你可以吗”
“我想...应该没问题”
其实信浓最大的问题是不会用勺子,而后藤也注意到了这一点
“呃....不会用勺子吗,我喂你吧,啊——”
“啊——”
鲶尾则是一直注视这一切,露出了微妙的表情说道:“后藤,你们的关系真亲密啊,我好羡慕啊——”说着他还特意加重了关系真亲密和羡慕这几个字。
“哪有哪有,鲶尾你不要瞎说啊!”看的出来后藤有点脸红了,目睹了一切的骨喰安安静静给鲶尾塞了一个小蛋糕,信浓在旁边偷偷捂嘴笑着
“信浓不要笑了我看见了!”

饭后一期一振把后藤叫去了房间
“后藤。”一期一振的表情比平常严肃了几分
“我想和你说说关于信浓的事情”
“怎么了一期哥,信浓怎么了吗”
“如你所见信浓的的确确是个精灵,可他以前也是我们家族的成员,你还记得小时候的事吗,后藤?”
后藤有些迷茫了,不过在他记忆中确实有一个红发的小家伙跟他一起玩,就像现在的信浓一样黏人,但信浓是怎么不见的,他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,就像是泼了水的油画一般,一切都混杂在一起无法分辨。
换个角度来说,信浓仿佛就是这座森林回馈给后藤的礼物,唤起了昔日的兄弟情,他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第一次见到对方就有了一见如故的感觉。
两边的人儿想到了一起
“可是我喜欢你,应该吗?”
作为兄弟,后藤选择了保守秘密,而在日后的相处中,两人关系也愈发亲密,以至于信浓弄破手后藤都要心疼半天。每次睡觉前信浓都要吻一下后藤的额头,尽管后藤再怎么拒绝

“这可是精灵的祝福”

三年后,后藤也成为了他们家顶天立地的男子汉,而信浓也习惯了作为人类的生活,他带着信浓住进了森林。
后藤躺在山坡上沐浴着清风,信浓蹦蹦跳跳走了过来低头吻吻后藤脸颊,他拉着他的手来到了他为他做的花园——是各种颜色的蔷薇花。

无需言表,你就是我最好的礼物

是心动鲶了

阿言:

◉刀男现世降临◉

去往现世,把看着时间的流逝让文明不断的改变。

就算没有了以前那宽阔视野,但在某角落的心,也会有像这里的花店一样美好

就像我就是我

没有改变

审核真的不严,先到先得尝甜头....

沈弋:

#占tag致歉#

这里一间山间闲居,空空荡荡,诚邀美丽或帅气妖怪们来小住。

小居开皮肤,不重皮,不性转,不黑化,不幼体,多谢您的包涵。当然,原创的大力欢迎!

下面群号:欢迎加入梦枕居 审核,群聊号码:788146472

孤寡老板在线等认领。

メトロノーム(节拍器)

• 听歌脑洞系产物
• 配合米津玄师的《メトロノーム》更佳
• be,ooc有, 现pa,病弱描写
• 避雷注意
• 以上OK?
• 那么请开始

• 鲶尾病了,病因不明。
心悸的感觉,无比痛苦,伴随着发烧和全身的乏力,长时的咳嗽和呕吐,让原本就纤细的少年,变得更加虚弱
• “医生,请您帮我向那个白发的孩子隐瞒我的病情”“不行,你的病情....”躺在床上的少年打断了医生的话“可你们也不是没办法吗,这样的话,我想至少在有限的时间里,多陪陪他。”“还有一个要求,请您让我转出重症监护室”少年露出比以往更加温柔的微笑,那笑容如天空般干净澄澈,没有对死亡的任何畏惧

• 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
• 房间里静静的,只有鲶尾一个在病床上躺着,他拿起耳机打开手机的音乐播放器,点开了自己最喜欢的歌
「今日がどんな日でも 何をしていようとも (无论今天怎样 应该做些什么)」
「僕はあなたを探してしまうだろう
(我都会不觉间寻找着你吧)」
「伝えたい思いが募っていくまま
(想要传达的思念 越发变得强烈)」
「一つも減らない僕を
( 丝毫不减 将我淹没)」
「笑い飛ばしてほしいんだ
( 想要一笑置之呢。)」

• “咚咚”门外发出敲门的声音,“请进——”鲶尾慵懒地拖着长长的音调回答着,他停掉音乐播放器,摘掉耳机,等待着谁的出现,不负鲶尾所望,推门而入的是那抹熟悉的白色,骨喰推开门,眼前的黑发少年比以前更加纤细了“是骨喰啊”鲶尾虽然很努力的在抑制自己激动的心情,可是也会从闪着星星般的眼睛跑出来的,喜欢骨喰这件事,只有自己是知道的,即使不被对方所知道,每天看到他的身影,便是最满足的。“病,怎么样了?”骨喰脸上很少地露出了些许关心的神色,“没什么大问题,我想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”鲶尾很高兴地晃着头,骨喰则是叹了口气。鲶尾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,不,是他生命的全部,是鲶尾一直保护着自己,带着自己逃离精神的“火海”,是名为喜欢的情感吗?骨喰不知道,他只是望着他能一直在他身边,这便足够了。

• “还没吃午餐吧,我带了些来。”骨喰从袋子里拿出一个饭盒,然后拿着勺子舀了一口饭菜,小心翼翼地用嘴吹了吹“张嘴。”鲶尾先是愣了愣,然后吃下“什么嘛骨喰,我又不是小孩子啦,自己能吃的”鲶尾望着骨喰笑了起来。“吃你的。”骨喰冷冷地往鲶尾正大笑的嘴里暴力地喂了一口白饭,鲶尾猝不及防被喂了一口热腾腾的白饭
“啊啊啊烫烫烫!”
“骨喰我看见你笑了!”

• 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
• 许久不见的两兄弟闹腾了一会儿便安静下来了。“呐骨喰,我说啊,你觉不觉得这首歌很像我们啊?”鲶尾招呼骨喰坐在他旁边,他将一只耳机递给骨喰
「きっと僕らはふたつ並んだメトロノームみたいに
(我们 一定像两个并排放着的节拍器一般)」
「刻んでいた互いのテンポは 同じでいたのに
(都相互铭记了对方的节奏 虽然一开始是一样的)」
房屋里静悄悄的,两人的头紧紧地靠着,相互依偎在一起,风带起窗帘缓缓的飘动着,阳光暖暖地照在身上,这两人,仿佛就是整个世界。
“我很喜欢这首歌呢,骨喰呢?”鲶尾心里很紧张,生怕骨喰不喜欢,他握紧了拳头,死死地盯着骨喰,眼睛里发出星星般的光芒,照的骨喰“睁不开眼睛”了“喜欢”骨喰顿了顿“你给的都喜欢”“啊,骨喰喜欢那真是太好了”鲶尾仿佛像是心里的石头落了地,大大的松了一口气,然后开始呆呆地看向天花板。“呐骨喰,你说有一天我不在了,你会怎么样?”接下来,房间里沉默了,只有耳机里播放着的音乐。“抱歉啊骨喰...我知道你不喜欢我问这样的问题,还是这么突然的...”“...没关系”
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,不管你去往哪里。

• 不久,鲶尾出院了,医生告诉骨喰需要鲶尾卧在床上继续养病。“真的没问题么?”“没问题的,我很健康的”鲶尾咳嗽着回答了几句,脸色依旧苍白
没问题就怪了...

接下来的每一天都是骨喰在照顾鲶尾,大部分事情鲶尾都是可以自己做的,骨喰却不放心,每每鲶尾下床,他都要搀扶着他,生怕自己放手,鲶尾就会离自己而去

• 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那痛苦只有鲶尾知道吧,那一天的时候,节拍器的节奏赫然变成了起搏器的节奏,那一天,他的命运便改变了,医生告诉他已经没有任何挽救的机会了。

• 鲶尾病了,病因是爆发性心肌炎。
他不愿告诉骨喰,他不想让这个孩子面对自己突如其来的离开,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,他想让骨喰最后知道真相,这样或许他就会理解他了吧。
「初めから僕ら出会うと決まってたならば どうだろうな
(若是我们 最初就要注定要相遇的话 会是怎样呢)」
「そしたらこんな日がくることも 同じように決まっていたのかな
(即使那样这一天 还是会如期而至的吧)」
「ずっと叶わない思いばかりを募らせていては
(那份 无法实现的感情愈发变得强烈)」
「互いに傷つけ合って 責め立て合った
(互相伤害过 互相责怪过)」
「ただ想ってただなんて 言い訳もできずに(只是一瞬的思念 却无法辩解)」
「去り行く裾さえ掴めないでいた
(就连渐行渐远的衣角都无法抓住)」
「弱かった僕だ
(我真是没用呢)」
“直到最后,都没办法将心意传达给骨喰呢,稍微有些不甘心呐。”
手机音乐播放器播放着音乐,滚动着熟悉的歌词。

• 骨喰推开门,发现鲶安静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,他觉得有些奇怪,看着鲶尾苍白的脸,他颤颤巍巍地伸出手,身体是冰凉的,僵硬的,已经没有了呼吸和心跳
“鲶尾!!!”这么多年以来,用兄弟称呼鲶尾的他,喊出了鲶尾的名字,骨喰第一次,感觉到了什么是撕心裂肺的痛
“最后,也没能告诉他么...?”

• 鲶尾走了,死因是爆发性心肌炎
葬礼上,骨喰什么都没说,只是最后的最后,他的手机里只剩下一首名为《メトロノーム》的歌
日子变得冷清了,骨喰打开了鲶尾曾经用过的手机,无意间,翻到了以前的备忘录:

• 我啊,一直很喜欢骨喰,不知道哪一天能够告诉他,他或许不会接受吧,像这样被人厌恶的感情。

• 我好喜欢啊,《メトロノーム》的歌词
「今日がどんな日でも 何をしていようとも
(无论今天怎样 应该做些什么)
僕はあなたを愛してしまうだろう
(我都会不觉间爱着你吧)
要是骨喰能明白就好了,不过以后或许都没有可能了吧
备忘录里,都是青春期少年纠结着的情感
眼泪已经模糊了骨喰的视线,他啜泣着,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了,他终于明白了,鲶尾当时说的那句话,即使鲶尾不在了,他也要带着鲶尾的那一份好好的活下去。

• 骨喰乘着电车,来到了鲶尾的坟墓所在,他静静地坐在草坪上,带来了鲶尾最喜欢吃的三色团子,他打开手机,放着他们俩最喜欢的歌曲:
「これから僕たちは どこへ行くのかな
(从现在起我们 要去向何方呢)」
「全て忘れて生きていけるのかな
(可以忘记一切活下去吗)」
「あなたが今どんなに 幸せでも
(无论你现在有 多么幸福」
「忘れないで欲しいんだ
(也请你不要忘记啊)」

• 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
他的日子,恢复到了日常,骨喰慢慢悠悠地打开了手机,戴上耳机,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,这首节拍器,便是和鲶尾在一起时,永远的,共同的回忆了。骨喰靠在窗边,他嘴里开始唱出了熟悉的歌词:
「僕の中にはいつも」
(你也一直在我心中)
「すれ違って背中合わせに歩いていく
(擦肩而过 背向而行)」
「次第に見えなくなっていく
(渐渐消失不见)」
「これからも同じテンポで生き続けたら
(若今后也能用相同的节奏继续生活的话)」
「地球の裏側でいつか
(总有一天会再度在)」
また出会えるかな
(地球的内侧相遇的吧)」
这便是属于你和我的歌。

果然,任何的风景,若没有你在,哪里都是一样的。
我曾回到了我们相遇之前的地方,只是相比之前,少了些什么

电车摇摇晃晃,带着歌与骨喰,一起睡着了

“你听见了吗”
“我听的见哦”

「あなたがいてほしいんだ
(想要有你在身边呢。)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he 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真的吹爆八爷的这首歌!!!太戳我了,因为感觉真的很像黑白双子,他们俩就像节拍器一样,用相同的旋律,生活在一起

I'll be there.我就站在这里

现pa 神灯太鼓钟贞宗×学生不动行光

多元向cp有,私设有,ooc有

前期铺垫较多,大概是个中长篇,请耐心观看

注意避雷,不喜勿入

以上OK?

那么欢迎食用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第一章 Reborn

“我们还会再见面吗”紫发少年的手颤抖着抚上护在自己身前的人的脸,不同于平常,对方金色的眸子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光彩,变得黯淡无神。
“一定还会再见的。”他笑了,还是那样温暖,没有一丝绝望,只是对于平常,多了一丝不舍,多了一丝无奈。
他随着他的笑容,一同化作碎片消散了,随风消逝在远方
“不要!!!”
   
鸟声脆鸣,不动行光迎来了第二天的早晨,正当他准备起床的时候,发现自己的腰被什么东西紧紧的环住了,没错,这个人就是太鼓钟贞宗。两人离的很近,太鼓钟还没有醒来,他的鼻息打在不动脸上,热热的,睫毛微微颤动着,彼此的心跳声可闻,。太鼓钟的身上的味道很好闻,那是一种小孩子才有的特殊的奶香味。奈何旁边的人儿睡相不怎么好,太鼓钟的一条腿搭在不动的一条腿上,再加上两人的身高差不多,完全就是一个等身的人形抱枕。不动行光瞬间睡意全无,就连起床气都给吓没了,自己长这么大了,除了自己的父亲,他还从没被人这样抱过,何况还是两个大男人。不动又是正值青春期的男孩子,他觉得,再这么抱下去非得出事不可。不动脸红着想要挣开对方的怀抱,他小心翼翼的拉开太鼓钟环在他腰间的双手,生怕弄醒这个正在熟睡的孩子。

 “别哭了 我还在呢....”听见对方的说话声不动行光吓了一跳,赶紧停下来手上的动作,就这样任由太鼓钟抱着。阳光透过窗户,照在身上暖暖的,躺在床上不由地想起很多事情,比如怎么认识的现在正在抱着自己的家伙。

 那天很平常,天色也不早了不动行光和药研藤四郎走在一起,雪下的很大,冷风直灌进不动的衣服里,他打了个喷嚏,又缩了缩身子。正好看见一抹红色的身影从后门走出来——信浓藤四郎,他正跟学姐学妹们玩的开心,作为粟田口家族里备受宠爱的他在外面也不例外。药研见状走上去扯住了信浓的后衣领“别玩了,该回家了”谁知信浓转过头来一副楚楚可怜惹人爱的表情看着药研“再让我玩一会儿嘛,或者药研陪着我也行嘛!”“是,是,”药研叹了口气,他揉了揉红发少年的头,一副很宠溺的样子。

不动行光看不下去了。“行了行了我可不要看你们粟田口在这叙旧了,我先去前面买点东西”“嗯,路滑小心着走”“一会儿见哟,不动!”在跟药研和信浓暂时的道别之后,不动便向最近的便利店走去,他想要喝甜酒这件事要是被药研发现了,指不定又是一记暴栗,尽管他知道药研没有向长谷部告密的习惯,顶多只是当药研一个星期的试验品罢了。“我可不想再被长谷部那家伙叨叨一顿”这么想着,他路过了一条小巷“平常怎么没注意到这里?”突然,他感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充入鼻子里。

所谓好奇心害死猫就是这个道理。不动行光走近想要一探究竟,发现一个小贩一样的人,那人身上有许多血迹,受了重伤,就连伤口都是新的,往外流着鲜血
“哇啊啊啊啊!!!”不动行光才十几岁,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刺激,当下他的第一反应便是大叫。正在那边等待药研和信浓也听到了一声尖叫,那熟悉声音便是不动行光了。

身先于脑,他没有迟疑地向声源跑去,信浓紧紧跟着。药研脑海里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——不动是不是被劫色了?毕竟不动留的是长发,因为不动叛逆的性格,就算学校劝了他也不会剪头发,加上青春期的孩子发育的都很好,细皮嫩肉的皮肤又白,不喝酒时的不动行光确实是好看的不行,男孩子见了起反应那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。前方转角就是不动行光了
“药研,救命啊...这里有人....”不动行光指着那人颤抖着,他捂着嘴,仿佛全身的血液都停止流动了一般

“这里交给我吧。” 药研走近,先是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扑鼻而来,他皱了皱眉头,半跪下来检查着那人的伤势,尚有气息“不是什么致命伤,总之先用什么东西止血再说”药研自小对医学感兴趣,在粟田口整个大家族里他是最擅长于医术的,并在这方面有些自己的心得和自己独特的解决方法,秉持着只要自己能解决就绝不让别人帮忙的原则,所以现在的情况对于他来说完全不必慌张。

这些事信浓并不擅长,他和不动只能在旁边看着。“总之先用什么东西止血吧”药研蹙了
蹙眉“没有纱布...用什么好呢”不动行光虽然不了解,但也在担心着,只有信浓在一旁紧紧盯着不动行光。“盯着我做什么!?”

不妙的气息。

最终在两人相视一笑的一致共识下,药研用刀子割下来几块布条

“所以说为什么是我啊你们两个!!还要撕那么多!”最后只得是不动行光在一旁捂着衣服瑟瑟发抖
“救人要紧啊”
“.....”

药研让不动信浓撩开衣服,检查了流血的伤口便开始包扎了,他的动作没有任何拖泥带水,几乎是很快的包扎好了每一个伤口,游刃有余,站在一边的两人都看呆了。“光是包扎不够的,你还是去附近医院吧”
“不了,谢谢你们...没有什么值钱的...但希望你们能接受”随即那个人递出了一本书和一个看起来很特别的神灯,接过礼道过谢之后,转眼他们说话的功夫,那小贩便消失不见了
“居然不见了”不动和信浓异口同声的惊呼出来
药研则是疑惑的皱了皱眉

药研对那书感兴趣,索性就把神灯送给不动行光了

那小东西还挺精致的,跟普通神灯不一样的是,它是银白色的,上面镶嵌着几颗宝石,一些镂空的花纹,在灯光下看起来亮晶晶的,华丽的有些过分。
“难道说真的要像故事里那样擦一擦?”不动行光不以为然,他这样的废柴怎么可能遇到这等好事,顶多也是做梦吧。这么想着,他用袖子轻轻擦了擦,一缕白烟飘出
“我叫太鼓钟贞宗”
“鬼啊!!!!”
......continue.....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下一章「nightmare」
本来想着星期五发的但是感觉时间有点紧觉得缓不过来xx
另外非常感谢看预告的朋友们!
第二章心情写(被打死

大概是开个小坑督促一下自己?现pa,私设有,ooc有(...,尝试一下自己最喜欢的一对,再不产粮我为数不多的粉就要掉没了(。不管有没有人看总之现放个预告?站tag致歉——

【药信】回眸一见就心动

   ooc有,注意避雷,食用愉快
 
将近七夕,本丸最近也变得热闹起来,或许是因为审神者要把七夕搬进本丸里跟大家一起过,所有的付丧神都变得干劲满满,挂灯笼的挂灯笼,栽竹子的栽竹子....,只有信浓跟中了邪一样,搬个盆栽都会被绊倒,跟他说话也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,整个人就跟蔫了一样,白天内番的时候还在田里弄成轻伤。

药研有点坐不住了,毕竟看着信浓变成这样,作为兄弟也不能坐视不管
“信浓,你最近怎么了,一副失了魂的样子。来,让我看看伤口”
“我....”信浓伸出胳膊和腿给药研看,好在只是轻微的擦伤,没什么大碍。面对药研的询问,信浓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什么,毕竟自己心里委屈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,自然不好意思跟药研说

“没什么大碍,轻微擦伤,嗯?怎么,不想跟我说?”药研抬头看了眼信浓,换来的确是躲避的目光,看着信浓不愿回答,他也不好再询问下去,处理好了伤口信浓便直愣愣的走了

     七夕节的前几天药研就看着信浓闷闷不乐的似乎在想些什么,没有人知道平常活泼的小家伙这几天遇到什么事就变成了这样
      回到屋子里,信浓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“呼,差一点就要在那家伙面前暴露出来了”信浓趴在桌子上把头埋进围巾里,迟迟冷静不下来。他烦恼的是七夕节怎么去面对药研,因为他知道药研肯定不知道这个对他来说很重要的日子,他们已经认识一年了,而信浓打算在七夕那天跟药研表白。
       记得一年前的那时候他刚刚从大阪城出来,拉住他手的正是药研,直到出来的时候,在药研回眸看向他的时候,他便心动了——深邃的藤色眸子,撩拨人心的微笑,从那以后他便时刻偷偷关注着自己喜欢的这个人
    
     为此他做足了准备,询问了大将,大将笑眯眯的询问着是不是药研,搞的他怪不好意思,还学习了巧克力的做法,经过无数次失败,炸了不知道多少次本丸的厨房才终于成功
     殊不知他做的一切全都被药研看在眼里 ,药研还在疑惑,究竟是什么事情让信浓变成这样,莫非是有了喜欢的人吗?小家伙心思还蛮不少,算了,等碰到信浓再好好问问他吧,药研想着

      终于到了七夕节,本丸里张灯结彩,周围挂满了灯笼,各刀派的聚在一起,唯有信浓独自对着跟前的竹子发呆
“哟,找到了”
“哇,吓死我了!”信浓被药研冷不丁拍住打了个激灵,待内心平静之后才终于开口说话
“药研,我...”
“信浓,你...”
又是一片沉默
“你先说”
“你先说”
药研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便开口先说了
“看你最近闷闷不乐的,又是问大将奇怪的问题,又是偷偷去厨房做巧克力,是不是有了喜欢的人了啊”药研微微勾起嘴角,看着信浓紧张的样子,他倒是觉得有些可爱
“啊...我...”信浓支支吾吾地,把手中拿着的巧克力藏到背后
“这样啊,能告诉我是谁么,我帮你保密怎么样”
面对喜欢的人这样的问题,自己又不好开口,信浓现在只想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
“又不会有人知道”药研指指旁边灯火通明的本丸,信浓看了看周围,漆黑一片,几乎只有一点灯光照进来。信浓长抒一口气,终于鼓起勇气
“那个,药,药研,我们已经认识一年了,从刚开始你回眸一瞬间我就喜欢上你了...所以...”
“所以?”
“所以能不能和我交往,即使你不喜欢我也好,我会努力的!”
“噗嗤”药研被逗笑了,原来小家伙一直在为这个烦恼,面对这么可爱的一个人的表白,他怎好拒绝呢
信浓迟迟没有得到下文,有些失望的转身准备离开“所以是...不行吗”他死死握住拳头,声音颤抖着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
药研知道眼前的人快要哭出来,其实自己也一直挺喜欢信浓的,只是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喜欢自己
“我可没说不行哦?”他一把拉住信浓的手,信浓转身对上药研的视线,他从没见过信浓像现在这样,赤碧色的眸子里映出自己的身影,眼里夹杂着泪水讨人可怜
药研没有再说什么,只是把信浓抱在怀里
“傻小子,我也很喜欢你”
“诶..诶..!”
『回眸一见就心动,我也于此刻恋上你』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啊,七夕节还有课的我...emmm两篇文章也是草草了事了(...,旁友们我对不起你们

【鹤药】七夕节的一天

     ooc有,关于日本的七夕节我查了很多资料,但是可能写出来还有些bug,见谅!!

     空中挂着半轮弯月,天空很晴朗,还有几朵云不时的从天空中飘过,微微撒下的月光依稀照出房顶上两人的身影。看着旁边的少年似乎在思索着什么,鹤丸小心翼翼地移动身子,企图靠近身旁的人。已经近在咫尺,却不见身旁的人有丝毫反应,金色的眼眸不解地眨了眨,随后嘴角勾起一丝微笑,手伸过去就要去摸药研的腿,却被那双腿的主人逮了个正着。
“怎么,以为我看不见吗,鹤丸殿下?”轻笑着,药研将鹤丸的手按回腿上,视线对上金色眼眸,藤色的眸子在月光下显得更加深邃。
“啊...抱歉,抱歉”,鹤丸尴尬的搔了搔后脑勺“对了哦,今天就是七夕啊,药研!”
“七夕啊,好像是听大将说过吧”药研只是摆出一副思考的样子“所以呢?”
“所以...所以一起去约会吧药研!”
“约...约会...?”他吓得扶了扶眼镜“那是什么...”
“药研你还真是什么风雅之事都不懂啊,那就让我来告诉你吧!”
鹤丸自信地拍了拍胸脯,开始了一段冗长的讲述,中途的药研也是听的似懂非懂的点点头。
“所以说...意思就是,情侣之间的事情吗,可我们不是....”药研刚想说些什么,唇上就传来了温热的触感,他惊恐着睁大了眼睛
“现在就是咯,嘿嘿”鹤丸的脸上藏不住的笑意,心里想着计划通
“....流氓”
   
       于是二人一大早就跑去找审神者。正在收集资料的审神者发现跟前有人的气息,抬头看了眼“哦豁,是鹤丸殿下啊,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“主公,我们想去现世一趟”
“和谁?”这时审神者侧身看见了鹤丸身后的药研,一下子好像明白了什么“是去约会吗?”
身后的药研刚想说些什么
“没问题,我明白了,就批准你们去吧”
“好耶,主公最好了!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 现世一片哗然,满大街人山人海,商店屋檐上的灯笼上写着『七夕祭り』,旁边的竹枝上也挂满了各式的短签,大街小巷全都装扮着七夕的装饰。“哟西,这就是现世的七夕节了,药研”鹤丸嬉笑着用胳膊肘碰了碰一旁的药研
“这样吗,真是热闹啊”
于是鹤丸牵起药研的手,两人漫步在街上,一路上鹤丸这跑一下那看一下,药研倒是不用担心他会跑丢,只是自己在一边思索着什么,不一会儿鹤丸就抱着一堆吃的出现在药研旁边。他咬了一口团子,看着药研似乎在思索着什么,边将脸凑近了一点
“喂药研,李债赏什么(你在想什么)”
“嗯...没什么,先吃完你的团子”
“嘿嘿嘿好,你要吃吗我喂你”
“...好,啊...”鹤丸将叼着的团子送入药研口中“怎么样,好吃吗”
“嗯?还不错”药研搂住鹤丸的脖子亲了口脸颊以作为回礼
转悠转悠着已经到了晚上,相比早上来说夜市的景象更有一丝七夕的气氛,街上的灯笼也被点亮,黑色的天空和白色的灯笼就像是天河一般。鹤丸牵着药研的手走到商店的竹子前,拿出两套纸笔和两条彩绳把其中一套递给药研
“这是...”药研不解地看了看写东西的鹤丸
“这个吗?把愿望写上去用彩绳挂在竹枝上就会实现哦”鹤丸偏过头想要去看药研写了什么,却被药研的手捂住了眼睛
“秘密,被看见了就不灵了”
“哎,咱们俩能有什么小秘密啊”鹤丸不满地撇撇嘴,药研看见他的样子噗嗤笑了出来,这话明明是之前那家伙自己说的
两人写好了,鹤丸将短签挂在竹枝上,看着旁边的药研拿着短签发愣便好奇地走过去
“怎么了药研,怎么不挂”
“.....太高了,够不着”
“这好办啊”说着鹤丸将药研抱起来,让他骑在自己脖子上
“喂..等一下啊”药研无奈摇了摇头,其实心里还是相当开心的。在鹤丸的帮助下药研也将短签挂上竹枝。
“现在可以把我放下来了吧,鹤丸”药研轻轻敲了一下鹤丸的额头
“我不要”
“夹断你的脖子哦?”
“....我错了”
从鹤丸身上下来,药研整理了一下衣服,转过身看见鹤丸单膝下跪,手上多了个盒子
“药研,可以嫁给我吗”药研笑了,弯下腰在鹤丸额头上落下轻轻一吻,之前心中的顾虑也完全打消了
“嗯..或许可以考虑下”
“比如在七夕节来一发这样的吗?”
“喂...!”
药研眼前一阵黑,而后发现自己已经被扑倒在地上,盒子也滚落在一边
“今晚就来补偿我吧?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其实日本的七夕节是7月7,可是咱们国家七夕是今天...emmm,但是设定就是在那一天啦

【药信】  绣球花

脑洞产物
ooc有,暗堕有,玻璃渣, 玩烂的轮回梗,小学生文笔,请自觉避雷

     “你喜欢绣球花吗?”这是药研遇到信浓时被问的第一句话
     “比起绣球花,我更喜欢芍药”药研如是回答,红发少年有些失落,但很快被笑意替代
     “那...过几天能陪我去看绣球花吗”语气中带有一些撒娇的味道,红发少年露出一个微笑
     “没问题啊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咳,药研,已经没时间了...”红发少年的手抚上药研的脸,标示着暗堕印记骨骼纹路在他的皮肤上若隐若现
      眼中流光不再闪烁,他注释着药研,药研也从他黯淡的眼神里看见了倒映着的自己
        “ 柄まで通ったぞ!”
       “药研的怀里,也很温暖啊”
    
 “真的,要再回去么,药研...?我的力量无法支撑太多次...时间会越来越少。”
     “是的大将,这一次,我一定带他回来”紫藤色的眸中映着满腔自信
    
      又一次,又一次,无尽的轮回,何时停止?
    
    “ 呐,你最喜欢什么花啊?”
     药研推了推眼镜:“非要说的话...绣球花吧”
      “我也很喜欢呐!”
      黑发少年眼底闪过一丝不明的意味
      “这句话你已经问过我很多遍了”
     “嗯,很多遍?”信浓觉得有些奇怪,“我们不是才刚刚认识嘛?”
      “或许吧。”他揉了一把信浓的头发,舒顺柔软的感觉令他心安了不少
   
     “唔,就没有更小一点的田了吗”信浓一边擦汗一边抱怨着“不干了不干了”
      药研无奈叹口气,走过去抱住了信浓,信浓呆住了,此时的他能感觉到彼此的呼吸声和自己的心跳声
     “这样可以了吧,快去干活去”
     “唔...好”
     于是今天的信浓意外的变得很勤快,并且干完了所有内番
   
  “呐呐药研,不如过几天我们去看绣球花吧!”
    “绣球花...么”药研似乎想到了些什么。他扭过头推了推眼镜,轻轻应答了一声。
      药研知道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了
     那一天,药研拜托审神者带着他们去了现世
    “看呐药研,我最喜欢那朵”信浓异常兴奋地指着远处那团紫色的绣球花
    药研被信浓的样子逗笑了 
    “你啊,怎么跟个小孩子一样”
    “才不是呢,那是因为是跟药研一起!”
     “好,好,开心就好”药研顺手抚摸了一把信浓的头
     
      在里他们身后不远处的水池中,飘着一团被大雨打下的红色绣球花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你的怀里,毫无防备哦!”又是一击漂亮的刺杀
      “嗯,这样一来敌人就全都消灭完了”药研拍了拍身上的灰尘,转过身
      “走吧信...”藤色的瞳孔因恐惧而缩小
  信浓在药研转身间跪倒在了地上,他跑过去抱住信浓检查伤势,伤口像刀从背部贯穿至胸膛
      “究竟是什么时候...!!”
      “对不起啊...药研”信浓勉强扯出一个微笑“我知道的,关于你救我的事情,上次我去你房间,看见了你的笔记本....全部我都知道了,这一切就由现在结束吧。”
    信浓躺在他怀里的场景,仿佛已经经历了无数次,一切的一切,都像是第一次发生过的
     药研什么都没说,只是紧紧地握住信浓的手

        「能与你邂逅,真好」
  
      “呐,你最喜欢什么花啊?”
      “如果非要说的话...绣球花吧”
      
    相同的时间,不同的结局,终究难逃一死,痛苦的轮回,何时才能脱出?
     也许,七月的轮转永远不会停止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绣球花的花语是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希望」

      

写个小段子,大概是鹤药x

     你可否见过,血中傲然挺立的白鹤,就连传说中的黑色曼陀罗也为之沦陷。
     你的手抚上我的腿,手指探向深处寻找隐藏着的秘密。
   潮红色的脸颊,急促的喘息声,交织在一起的身体,又是一夜的翻云覆雨,在你的肩上留下一吻。
「现在,也请染上我的颜色吧。」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黑色曼陀罗其实是不存在的,可以想一想本能寺烧毁的药总emm...,文笔超烂短的一批但还想要点小粉丝/小声逼逼